德業感恩有你

111111.png

青春如朝日,是一個最寶貴的年華。

▲01

第一次見到張妙珠阿姨,是在年度表彰大會上,短發干練眉眼柔和,連被表彰都是謙虛的笑。

2222.png

當時讓我印象最深的是:22.5年工齡,到現在整好23年。當時我很好奇,是什么吸引了她,讓她把最好的青春年華全部留在了這里。

在此之前,就一直從別人那里聽說她。人稱德業百事通,細到停產機型的零部件都知道在哪個倉庫的哪個位置?!皬埌⒁踢@人做事極其認真負責,凡事經過她手我就放心,保質保量還守時?!惫饴爞髀勏氡剡@張阿姨,一定是個嚴謹到嚴肅的人。

丁姐帶我去采訪她時,發現她手還綁著石膏,但依舊利索地處理著物料的事。才知道一周前她的手受了傷,這么快又來上班了?!拜p傷不下火線?!彼χ艺f,“等我處理好手頭的事,再帶你轉一圈車間?!边€沒應好,張阿姨就去忙了。

 

“您可真厲害,跟我說一說您在德業的故事吧?!?等她忙回來,怕她又要去忙了趕緊開門見山。 “我沒什么厲害的?!?說到自己,張阿姨有些害羞?!拔疫€是帶你轉轉車間吧?!钡侵v解起車間的張阿姨變得特別健談,一號線,二號線,三號線的分工了然于心,當下正在生產什么,到哪一步了也都清清楚楚。又帶我去了物料倉庫和成品倉庫,跟我講起了她現在負責的物料計劃,一下子打開了話匣子。

未標題-1.png

負責物料計劃和倉儲,對時間點與量的把握要求很高。而張阿姨處理這兩個點有著自己的訣竅,源自于她原先管理生產線的經驗。物料管理需要更多的耐心和細心,所以現在退居二線的她,依舊沒幾天能夠正常坐上回家的班車。

 

到底是什么吸引您待了23年之久?您是94年就來了么?”趁熱打鐵趕緊問出心中困惑?!捌鋵嵨乙膊皇?4年來的,在八幾年的時候就跟著張總了?!?/p>

 

那時候,改革開放的風剛剛刮到寧波,國家將寧波變為單列市沒多久,張總就帶著幾個人下海了,張阿姨就在此列。見證了張總將一家規模不大的單位,做到了現在的德業集團。中間因為生小孩離開過,也換過一段時間離家近的單位,但始終割舍不下德業,兜兜轉轉又回來了。

未標題2.png

“張總很記得老人,會給新人機會,也念著老人的好,換了3個地方了都一直帶著我們這些人。張總覺得產品就要做好的,要實誠!我很認可這個理念,就一路跟到了現在,盡自己所能為公司做點事挺好?!?/p>

 

“盡自己所能為公司做點事挺好”這樸實的話語,就像張阿姨給我的感覺一樣:真誠、負責。

 

 

02

郭軍工程師是張阿姨介紹給我采訪的,他來德業也16年有余了。

圖層-16.png

2001年的時候剛從北京回來,郭工帶著空調的技術和對除濕機這個新興行業的興趣,投身加入了當時的家電部。

 

那時候的除濕機行業還不是非常成熟,國內相關技術人才很少。而郭工之前對空調有比較深的了解,對機器的原理和制造都容易理解和上手。

 

從設計圖到焊接,哪里需要他,哪里就有他,常常是一個人當好幾個人用。

未標題-3.png

所以說他見證了德業除濕機從行業新星到行業領導者的飛躍,他參與的品質提升讓他印象最深的就是電機和壓縮機。跑過無數個市場,走訪過多個供應商,才有了現在質量優品質佳的電機和壓縮機。

為了解決當時的電機壽命短的問題,前后換過三種運作方式的電機。走訪了內地多家供貨商,換了好幾家供應商后,終于選定了一家肯與德業共同開發一款適合除濕機的電機,沿用至今的鐵殼電機雛形就是當時完成的。

 

壓縮機的選擇,最大的難題就是要解決噪音和共振問題。最開始選擇了內地的丹佛壓縮機,效果比較差。當時,經過多番討論,選了價格較高的日立壓縮機。然而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,對聲音問題越來越在乎。后來經過多方途徑,得知松下壓縮機在除濕機中運用能將聲噪降到最低,就將多款家用機換成了松下壓縮機。

 

郭工對產品的革新如數家珍,所以對品質要求也極高,所以后來做了品質管理。從物料開始,到組裝到成品都要經過他的團隊。

 

每一臺機器都必須經過他用科學的方法檢測壽命,在不同工況下測試除濕量,保證達標才能出廠。除此之外,特殊環境檢測和抗干擾能力檢測都是必測項目。

 

品質管理,進無止境?!惫ふJ為,品質管理只有更好,沒有最好,在他眼里只有不斷革新技術和創新,才能創造出更好的產品。

德業還有許許多多這樣的老員工,他們將青春和熱血撒給了德業,德業也為他們交上了傲人的答卷。

 

未標題-2.png

德業仍在前行,

青春還會延續,

故事不會停止。

始終與你同在,

德業感謝有你。

相關文章

上海除濕機租賃|上海地坪烘干機租賃|上海工業除濕機租賃,直接致電400-889-7299,我們竭誠為您服務。
白丝班长深夜被啪到娇喘不停_女人zozozo人禽交_国产a在亚洲线播放_色综合久久88色综合天天_东北老头老太做受对白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